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培数学赖老师的博客

春天在小朋友的眼睛里

 
 
 
 
 
 

我有阅读障碍症

2010-4-26 19:21:09 阅读74 评论0 262010/04 Apr26

我是一个有阅读障碍的人。小时候如果我的老师或者父母能看到那本《帖错标签的孩子》可能我的命运会改写。但大家都不知道,我经常阅读缓慢,常看不到人人都看到的文字,是因为我一直都有阅读障碍。所以至今我一直是“阅读”方面的中下生。

因为阅读缓慢,所以我读过的书很少很少,而且必须用笔尖点着每一个字念着来读,即使长大到现在,我最怕的就是集体点菜的时候,因为我总看不到菜谱里写的大多数的文字,浏览网页时也需要用鼠标把字反选着来辅助阅读的。所以,我读过的书,基本上没有泛读的,都必须是每个字逐一仔细精读。也因为阅读速度缓慢,所以我没有时间读太多的快餐文学,连《藏地密码》也因为赶不上同读友人的进度而放弃了。阅读障碍逼着我在选择书本阅读前必须审慎考虑该书有没有“消费”时间去阅读的必要。

我很妒忌大学的一个同学,她可以在一节高等代数 课里读完3本爱情小说,并且把笔记记录得满满的,学习成绩也异常的高;我妒忌单位里的小唐同学,因为她不但阅读速度奇高,而且内容记忆得比我的精读 要详细清晰。我向来都妒忌那些读书比我快比我多比我精细的人,因为,虽然我有阅读障碍,但我是一个很爱看书的人。

梁文道推荐过一个小说 《华氏451》,讲述的是地球的另一种毁灭形态,就是什么都不变,只单单所有的书本都会消失。于我来说,这样的精神恐慌,估计比2012还要恐怖。所以小说里的大家都各自选了一本书把它背下来。我想,倒霉透了,我喜欢《红楼梦》,但连看都没能真正看个仔细,要背下来那是绝对没可能的事情。我又想,到那时,我会选择背哪本书呢?权威性的《怎样解题(波利亚)》和《大教育学》等书籍是最不舍得的,但我都没能完全看懂它们,何谈背诵呢?泰戈尔的《飞鸟集》?圣严的《禅与悟》?还是康永写的《有一天啊,宝宝》?我很喜欢几米,但那意境是背诵就能完成的么?每每想到我最喜欢的书这个问题,我就会陷入这样的选择苦恼中。

甘甘说想看我写的读书心得,很遗憾,我写不了,一来是因为我阅读困难,对书所知甚少甚浅;二来是因为我又一次陷入了选择哪本书的苦恼中。仿佛很多老朋友都掉入河里,该选择救谁?干脆我自己也跳下去算了。所以至今,我也没能完成学校布置写的读书心得。

那就数一下我羡慕别人的几种读书境界吧:
1
知道谁的翻译最来劲。前天看报纸,看到喜欢春树的人因为出版社换了一个翻译,才发现原来自己喜欢的是翻译者写的文章,而不是真正的春树本人,都大呼原来自 己一直喜欢的是林春树(因为翻译者姓林)。我觉得,入迷了的境界才会着迷到连翻译者是谁都要斤斤计较起来。而我仅仅知道《安徒生童话》要看叶君健 老师的,看卢梭要看李平沤,还有泰戈尔的要看冰心。别的则一无所知。

2
、阅读杂志,能看出所有作者学术争鸣。在华师里有一个年纪比我小的 研究生导师,她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讲起不同学派之间的学术争鸣,可是娓娓道来,津津有味。我们看学术性杂志,仅仅学习里面的先进理论,好的做法等。但导师 却犹如武林高手看门派似的,看的是每篇文章代表的学术门派,并且门派掌门人是谁,谁在争论中表现最激烈。能从学术文章中,看到相互之间的思维碰撞。这 样的阅读境界让我们称羡不已。这样的阅读,已经是加入到争鸣中,与大师们一起进行头脑风暴了。

3
、阅读而不愚忠于书。刘心武能在 中开创出秦学,对秦可卿的研究让他了起来;吴闲云能在《西游》里处处引用原著来推理验证出红孩儿是老君的私生子”……我没有那么高深 的学识来评价这两为学者理论的正确与错误,也没有那个层次去判断他们的言论是否过于偏激;我只能从一个旁观者、一个阅读爱好者的角度去看他们对名著的阅读 理解,因此我也深为佩服他们的阅读境界——能跳出大众对名著普遍存在的观点,而创新性地提出自己新的思维角度。这样阅读思考,既需要勇气、聪明、才智,还 需要自己有着很深厚的学识以及对名著的深刻钻研。因此,我认为,能对书提出不同乃至背道而驰的观点的人,是对这书最为热爱的人。每每拜读到类似的文章,我 总觉得很放心,因为如果华氏451”来到的时候,至少有这些人能把名著完整背诵下来了!

可惜,我是一个有阅读障碍的人,所以我只能用《蜗牛和黄鹂鸟》这歌来在阅读方面勉励自己,孜孜不倦地追求着。总有一天,等我爬上去,它们就成熟了……

作者  | 2010-4-26 19:21:09 | 阅读(7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害怕情绪"其实是上帝给你的保护

2010-4-6 15:22:19 阅读24 评论1 62010/04 Apr6

今天从同事那里听到一个孩子的故事,这个孩子天不怕地不怕。对于陌生人更加不怕。因此,无论是熟悉他的老师还是他不熟悉的老师,他都胆敢顶撞。并且,顶撞的频率与速度是越发的厉害与高明。这个孩子在暑假的时候,参加深圳的一个英语学习营,竟然敢和其他同学一起打保安,他自己是拿了个凳子朝保安飞过去……结果,需要赔医药费的。

听到这个故事,我很替这个孩子担心。

1、他现在有着“学生”这个身份做保护,所以,所有他顶撞过的人,大多是因为他还是个孩子,而多次原谅他的。甚至包括那个被他殴打的保安。我相信,当这个孩子没有了“学生”这个身份后,面对社会,别人不会再如此宽容对待他。后果很不堪设想的。

2、学心理学的时候知道,人的本能是会对未知的事物感到畏惧,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就好象说,人不喜欢吃苦的东西,是因为大自然里苦的东西很多是不健康的、坏了的甚至有毒的,所以人就进化为对苦这个味道产生不喜欢的情绪,达到自我保护。反观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我看到的是一个失去保护的软体动物。因为无惧,所以站在危险面前而不自知。同样,后果很不堪设想。

所以,不要因为自己“害怕了”而感觉很没面子。相反,"害怕情绪"其实是上帝给你的保护。

正视自己的软弱,好好适应社会,好好保护自己。

作者  | 2010-4-6 15:22:19 | 阅读(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控制力提供学生的学习成绩

2010-4-6 15:20:25 阅读29 评论0 62010/04 Apr6

有一项著名的研究:让被试暴露于突然的强噪音中,然后要他们完成解决问题的任务。其中一组被试不能控制噪音,而主试告诉另一组被试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按压按扭以停止噪音。然后,又嘱咐他们可以不按压的话,就尽量别按压。没有控制力的那组被试的任务完成情况明显要比那些相信自己可以对噪音进行控制的被试差得多。另外,在后一组中,实际上没有被试按压过按扭,所以,他们暴露于噪音的时间与无控制力的那组被试一样多。

当你的控制力受到威胁的时候,你就会出现负面情绪(生气、狂怒、愤慨),并会以某种行为来反抗,以此来恢复你的个性自由。如果有人告诉你必须做某件事,你很有可能就会拒绝他,或是朝相反的方向去做,这已是太平常的事了。或者,反过来讲,如果我们禁止某人做某些事,他们反倒会觉得被禁止的活动比以前更有吸引力(还记得罗密欧与朱利叶吗),这种反对任何限制我们的自由、阻止我们的愿望的倾向被称为“抗阻”(reactance)。

如果我们对控制个人环境的需要与人类本性同样重要,如果你丧失了控制力,再也无法将它找回来,你认为结果会怎样?你很可能会经历以焦虑、气愤、狂怒、沮丧、无助甚至是以生理疾病为形式的压抑状态。研究表明,当人们处在压力情境中时,如果他们相信自己对这一应激事件能够有所控制时,那么压力情境的负面影响就会减少。例如,在拥挤的电梯里有人愿意站在靠近控制板的地方,在那儿,他们会觉得电梯不那么挤,也不感到焦虑。他们以为自己能控制这种环境(Rodin,Solomon,&Metcalf,1979)。

所有这些归结起来就是,当我们拥有控制力时,我们便是更快乐和更有成就的人。不幸的是,在我们的社会中,许多人都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他们丧失了这种控制力量,连对自己的生活作出最简单的选择也会受到限制,这个生活阶段就叫做“老年”。我们许多人都曾经听说过或直接接触过健康状况突然恶化的老年人,他们对退休和疗养院都十分警惕,因为这时他们已经被当做一个老年人了。许多疾病如结肠炎、心脏病以及抑郁症等都与在疾病发生之前所产生的无助感、失控感密切相关。老年人进入疗养院后,他们必须忍受的最困难的转变之一就是放弃对自己日常生活的控制力,这便影响了个人对自己命运的选择。

 

参见[美]Hock著,白学军等译:《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4年版,第200页。

作者  | 2010-4-6 15:20:25 | 阅读(2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家庭] 特别的母爱

2010-4-6 15:19:10 阅读297 评论0 62010/04 Apr6

[家庭] 特别的母爱

(尊师刘良华推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2e7a6d0100atjz.html

简介:

    抛弃原本舒适的环境,她带着孩子走近战争。在炮火和贫困的考验之下,在不同文化和价值观冲突的面前,他们将何去何从?

    不同国度的文化差异,使沙拉和孩子重新适应新的生活;母亲给孩子发工资,孩子自己挣钱读书;而最终他们得到了怎样的财富?

    今天早上出门刚刚看完一档讲述[家庭]特别的母爱节目,觉得虽然母亲对孩子们很苛刻,但是依然是“最好的特别母爱”!一位很令人敬佩的母亲,一位顽强的母亲!

    故事很感人,从中学到不少和中国母亲不一样的东西,也教育了我们现在这些孩子要早些自立!懂得什么叫“责任”!

 

[家庭]特别的母爱(上)  http://space.tv.cctv.com/act/video.jsp?videoId=VIDE1218714284368515

[家庭]特别的母爱(下)  http://space.tv.cctv.com/act/video.jsp?videoId=VIDE1218800182734828

作者  | 2010-4-6 15:19:10 | 阅读(29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时候父亲这样教我——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费曼自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2afe400100acpo.html

当我还坐在婴儿椅上的时候,父亲有一天带回家一堆小瓷片,就是那种装修浴室用的各种颜色的玩艺儿。我父亲把它叠垒起来,弄成像多米诺骨牌似的,然后我推动一边,它们就全倒了。过了一会儿,我又帮着把小瓷片重新堆起来。这次父亲让我变出些复杂点儿的花样:两白一蓝,两白一蓝……我母亲忍不住说:“唉,你让小家伙随便玩不就是了?他爱在哪儿加个蓝,就让他加好了。”可我父亲回答道,“这不行。我正教他什么是序列,并告诉他这是多么有趣呢!这是数学的第一步。”

我家有一套《大英百科全书》,父亲常让我坐在他的膝上,给我读里边的章节。有一次读到恐龙,书里说,“恐龙的身高有25英尺,头有6英尺宽。”随后父亲对我说,“呀,让我们想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要是恐龙站在门前的院子里,那么它的身高足以使它的脑袋凑着咱们这两层楼的窗户,可它的脑袋却伸不进窗户,因为它比窗户还宽呢!”我想像居然有这么这么大的动物,而且居然由于无人知晓的原因而灭绝了,觉得兴奋极了,新奇极了。我从父亲那儿学会了“翻译”———任何东西,我都要琢磨出它们究竟在讲什么,实际意义是什么。

那时我父亲常在周末带我去卡次基山,在漫步丛林的时候,我爸说:“看见那鸟儿了么?那是只斯氏鸣禽。”(我那时就猜想其实他并不知道这鸟的学名。)他接着说,“在意大利,人们把它叫做‘查图拉波替达’,葡萄牙人叫它‘彭达皮达’,中国人叫它‘春兰鹈’,日本人叫它‘卡塔诺·特克达’。现在你仅仅是知道了世界不同地区的人怎么称呼这只鸟,可是终了还是一点也不懂得它。我们还是来仔细瞧它在做什么吧———那才是真正重要的。”(我于是很早就学会了“知道一个东西的名字”和“真正懂得一个东西”的区别。)他又接着说,“瞧,那鸟儿是在啄它的羽毛,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说,“大概是它飞翔的时候弄乱了羽毛,所以要啄着羽毛再梳理整齐吧。”他说,“如果是那样,那么在刚飞完时,它们应该很勤快地啄,而过了一会儿后,就该缓下来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他说,“那让我们来观察一下,它们是不是在刚飞完时啄的次数多得多。”不难发现,鸟儿们在刚飞完和过了一会儿之后啄的次数差不多。我说,“得啦,我想不出来。你说道理在哪儿?”“因为有虱子在做怪,”他说,“虱子在吃羽毛上的蛋白质。虱子的腿上又分泌蜡,蜡又有螨来吃,螨吃了不消化,就拉出来粘粘的像糖一样的东西,细菌于是又在这上头生长。”最后他说,“你看,只要哪儿有食物,哪儿就会有某种生物以之为生。”现在,我知道鸟腿上未必有虱子,虱子腿上也未必有螨。他的故事在细节上未必对,但是在原则上是正确的。

又有一次,我长大了一点,他摘了一片树叶。我们注意到树叶上有一个C形的坏死的地方,从中线开始,蔓延向边缘。“瞧这枯黄的C形,”他说,“在中线开始比较细,在边缘时比较粗。这是一只蝇,在这儿下了卵,卵变成了像毛毛虫似的蛆,蛆以吃树叶为生。于是,它每吃一点就在后边留下了坏死的组织。它边吃边长大,吃的也就越多,这条坏死的线也就越宽。直到蛆变成了蛹,又变成了黄眼睛、绿翅膀的蝇,从树叶上飞走了,它又会到另一片树叶上去产卵。”同上一例一样,我现在知道他说的细节未必对———没准儿那不是蝇而是甲壳虫,但是他指出的那个概念却是生命现象中极有趣的一面:生殖繁衍是最终的目的。不管过程多么复杂,主题却是重复一遍又一遍。

我父亲培养了我留意观察的习惯。一天,我在玩马车玩具。在马车的车斗里有一个小球。当我拉动马车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小球的运动方式。我找到父亲,说,“爸,当我拉动马车的时候,小球往后走;而我把它停住的时候,小球往前滚。这是为什么?”“因为运动的物质总是趋于保持运动,静止的东西总是趋于保持静止,除非你去推它。这种趋势就是惯性。但是,还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是这样。”你瞧,这是很深入的理解,他并不只是给我一个名词。他接着说,“如果从边上看,小车的后板擦着小球,摩擦开始的时候,小球相对于地面来说其实还是往前挪了一点,而不是向后走。”我跑回去把球又放在车上,从边上观察。果然,父亲没错。我父亲就是这样教育我的。他用许多这样的实例来进行兴趣盎然的讨论,没有任何压力。它在一生中一直激励我,使我对所有的科学领域着迷,我只是碰巧在物理学中建树多一些罢了。

转自《宁夏科技》2001年第2期

后来我在网络上其他地方,找到这篇文章的后面2段:

http://www.so100.cn/html/lunwen/edu_edu/wllw/2006-3/18/2006063181142079029885895_2.htm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上瘾了——就像一个人在孩童时尝到什么甜头,就一直念念不忘。我就像孩子,一直在找前面讲的那种奇妙的感受。尽管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却也时不时地能做到。

    后来我开始学微积分。对我来说,它似乎很简单明了。我父亲也开始学它,却学得糊里糊涂。于是我开始向他解释。我从来没想到他的智力也是很有限的,所以有点失望。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在某些方面,我已经超过他了。

作者  | 2010-4-6 15:16:58 | 阅读(6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广东省 广州市 白羊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